加拿大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加拿大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3 10:27:2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决信息文明时代的新问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1949年以来,中国先后制定了婚姻法、民法通则、继承法、合同法、物权法等。有了这些单行法,为什么还要编纂民法典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个体工商户、农村承包经营户,以及法人的划分,尤其是特别法人等相关规定也是中国民法典的特色,这是我国的实际情况,民法典中也都做了体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中国特色的土地制度是民法典物权编的基础之一。在土地使用权可以依法流转的基础上,我们才建立起了土地市场。近年来,为了进一步搞活土地使用权、加快土地的有序流转和有效利用,对土地承包经营权、宅基地使用权实行财产权与身份权的分立,形成所有权、资格权和财产权“三权分置”的格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扈纪华: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牵头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司法部(原国务院法制办)、中国社科院、中国法学会等五家单位组成了民法典编纂工作协调小组。编纂过程中的协调、决策、进程等问题,都会提交到协调小组会议上研究、讨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会议提出根据朝鲜国家武装力量建设和发展的总体要求,进一步巩固国家核战争遏制力,保持高度动员状态,运营战略武装力量的新的方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少类似的问题,即使现在没有规定,将来如果达成共识,也可能补充进来。这样的接口在民法典草案中还有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现在的草案,没对包括金融资产在内的无形财产进行更多规定,但总则编中提到了法律对数据、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。现在可能是经验积累和理论准备不足,但这些内容都是今后发展、完善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和法工委的同志经常到各地调研,开座谈会。中国法学会作为参与单位,也广泛组织动员各地的法学会就近参与调研。这些调研就是要了解当下的价值共识。此外,各地各级法院每年受理上千万件案件,也是非常好的调研素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个人认为,从立法技术上讲,民法典还有不少可以提升、完善的地方。比如编排体例上,人格权编应该放在第二编,调整人身关系;物权编、合同编应该放在第三编、第四编调整财产关系;之后是婚姻家庭编、继承编,它们既调整人身关系又调整财产关系;最后通过侵权责任编,一体保护人身和财产权益。